历史上对魏忠贤的评价,康熙评价魏忠贤

创业学习网2021-11-12 10:24:29175

文字/字母国公堂和

明粉一看到对朱元璋不利的文章,就喜欢说 《明史》 是满清歪曲过的不能信,甚至极端点的还会认为杜车别的捏造文章和灰熊猫的 《窃明》 比明史可信。 《明史》 确实被满清歪曲过,不过对朱元璋非但没有丑化,反而大大的加以美化,因为朱元璋打造了极端秦制,而这正是康熙的理想,故而朱元璋正是康熙的偶像。

去过南京明陵的朋友一定知道,在武文方门后有一座碑堂,碑堂内立有康熙题写的“治唐龙宋”碑。

所谓“治理”就是文化的统治,也就是现在常说的“国家治理水平”。许多人对此感到困惑。唐宋时期只是中国古代社会发展的一个高峰。康熙哪里觉得朱元璋治下的明朝比唐宋好?他真的这么认为吗?

康熙觉得朱元璋统治唐宋

就是因为唐宋不够邪

明朝也有它的优势。科举制度在明代达到顶峰,给了广大士人参与政治权力的机会,“开创了中国历史上罕见的社会流动篇章”(贺炳棣《明清社会史论》)。在明朝,进入统治阶级的主要因素不再是家庭背景,而是更多的个人奋斗,这与唐宋时期不同。唐朝虽然有科举制度,但门阀家族仍然是政治权力的核心。科举制度虽然在宋代发展起来,但还是有一个小的精英群体。

但以上绝不是康熙心目中的“治唐宋”,因为朱元璋时期科举停止流行,士人数量不多,贵族阶层在政治上占据主导地位,官僚士大夫仍然没有话语权。社会流动是明朝历史发展的结果,绝不是朱元璋的设计。

那么,康熙“治唐宋”的理念到底是什么呢?答案在《清实录》。康熙三十一年,熊赐履向皇帝呈上了《明史》编纂的初步成果,康熙指示:

熊赐履写了这个报告,于洪武和李璇对这个学科做了很多评论。我认为洪武是开基之主,功德旺.此刻正在努力,莫烈吊死朱,为你的事业竭尽全力。朕亦一代之主也,锐意图治,朝夕罔懈,综理万机,孕育鼓励,有望登上智龙.你怎么敢轻言上一代的秩序?(《清实录》 )

这段话提供了两个重要信息:第一,《明史》原稿确实对朱元璋有很多批评,但这是熊赐履等人的行为,不是康熙的指示。第二,康熙对《明史》手稿非常不满,因为熊赐履在其中批评了朱元璋,“批评之多”。

熊赐履们批判朱元璋,当然也有揣摩上意的成分:此时满清统治已经稳固,吴三桂、郑克塽等威胁早已不复存在,当然可以在史书里贬斥前朝,以彰显本朝文治武功。这是合乎情理的做法,只不过这次康熙的脑回路和他们不太一样,没有认可该做法。




这次呈上的《明史》稿本里究竟说了朱元璋什么坏话,今天已不得而知。但从康熙的反应上,可以推测一二。康熙自夸“亦一代之主”,又自称“锐意图治,朝夕罔懈,综理万机”,这是他和朱元璋的共同点。而朱元璋最为人所诟病的便是废除宰相制,加强君主专制,乾纲独断,将朝政变成皇帝的一言堂。熊赐履们或许是针对朱元璋的专断提出了非议,引来同样“锐意图治,综理万机”,将权力牢牢抓在自己手里的康熙不满。




熊赐履批判朱元璋专权


遭到以朱元璋为人生目标的康熙的批评




这样的推测是否有根据?可以参看康熙对明朝其他皇帝的评价:“天启呼魏忠贤为老伴,凡事委之,已竟不与。”有明天下皆坏于万历、泰昌、天启三朝,愍帝即位,未尝不励精图治,而所值事,无可如何,明之亡,非愍帝之咎也……愍帝不应与亡国之君同论,万历、泰昌、天启实不应入崇祀之内。”




万历怠政,天启则把权力下放给了魏忠贤,“己竟不与”,这爷孙俩简直是对不起君权!而十七年里任命了五十个阁臣,各种骚操作害死忠臣能臣的崇祯,反而成了“励精图治”的典范,不用为亡国担负责任。




可见,能不能大权独揽,便是康熙评价皇帝好坏的惟一标准。而在君权的把握上,朱元璋又确实胜过了唐宋任何一位皇帝,这不正是康熙所向往的“治隆唐宋”吗?




有人也许要说了,这不过是帝王的官方说辞罢了,你看清朝人根据《明史》画的朱元璋画像,不就故意画的很丑吗?




事实上,虽然清朝的朱元璋画像确实比较奇怪,但这个原因很复杂,跟《明史》并没有半毛钱关系。我们不妨比较下《明史》和《明实录》里关于朱元璋相貌的记载:




比长,姿貌雄杰,奇骨贯顶。志意廓然,人莫能测。(《明史》)




及上稍长,姿貌雄杰,志意廓然,独居沉念,人莫能测。(《明太祖实录》)




首先,两段描述几乎一致,《明史》多出的“奇骨贯顶”四个字也不是形容清朝画像里那个长下巴的。其次,“奇骨贯顶”也不是《明史》的发明,明代著名史学家何乔远的《名山藏》中,已经提供了这个说法:




日章天质,凤目龙姿,声如洪钟,奇骨贯顶。元时太史言圣人生江淮,帝实应之。(《名山藏》)




可见《明史》只不过是抄抄捡捡,嫌姿貌雄杰四个字不够具体,又抄来了奇骨贯顶而已。总之,都是为了证明朱元璋生有帝王之相,不是一般人。




朱棣为了神化朱元璋


催生了这种可怕的鬼脸


但这张脸其实很符合朱元璋的气质




清朝产生的种种关于朱元璋的言论,有些是有根据的,有些则是捕风捉影。不顾事实的言论通常是无耻之人为了吹捧本朝,迎合统治者而抹黑前朝的做法。这种无耻之人每个时代都有,清朝当然更多,但和《明史》里的朱元璋本纪实在是扯不上什么关系。




《明史》中确实还有许多内容是主动歪曲,这基本集中在与满洲早期历史相关的部分:清朝统治者讳言一切于己不利的事实,如接受明朝官职、封号、征调,对百姓的屠杀等等。这些是每个朝代每部官修史书都会做的事情,也不必过于愤慨。




其实,《明史》更大的问题在于内容存在大量客观因素导致的各种错误,比如因为清承明制,清朝人常常以今拟古,导致对明代的制度理解发生了偏差。因此有大量学者针对这些错误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工作,例如黄云眉先生《明史考证》、梁方仲先生《明史·食货志》笺证、李洵先生《明史食货志校注》、郭培贵先生《明史选举志考论》、庞乃明先生《《明史·地理志》疑误考证》等等。《明史》的这些错误更偏向于技术性的,而不是主观性的,用李新峰先生的话说:把《明史》当作清朝人对明朝历史的研究成果即可,而不必视之为史料。




明白了《明史》和明朝的关系,就明白了康熙的言论确实是发自内心的,而不是伪饰之词。而且他还把自己对于君权和帝王评价的观念又代代传了下去。比如他的孙子乾隆,对历代帝王庙应该祭祀哪些帝王有过这样一段论述:




前明之亡,不亡于崇祯,而亡于万历、天启,是以于历代帝王庙中撤其位祀,而陵寝仍前致祭。明世宗虽溺意斋醮,尚不至如万历、天启之昏庸失德,其陵寝自应照前一体致祭。(《清实录》)




历代帝王庙里帝王牌位的取舍


显示了乾隆的历史观




这一段话里提到了四位明代皇帝:嘉靖、万历、天启和崇祯。按乾隆的评价高低,则是:崇祯、嘉靖、万历、天启。




对崇祯、万历、天启的评价,乾隆和康熙完全一致,但多出来的嘉靖则值得玩味。前文已经提到,崇祯评价最高,是因为他勤政和独掌大权;万历第三,是因为他长期疏于政事,不及时批阅奏疏;天启评价最低,是因为他把权力下放给了魏忠贤,自己几乎不过问。而嘉靖排在第二是为何?想来只能是因为他“名为玄修,暗操独治”,对权力仍牢牢掌控了。乾隆不愧是康熙的好圣孙,两人的价值观一模一样。




嘉靖帝“外托玄修,暗操独治”的猥琐流玩法


深得乾隆赞赏




甚至再到乾隆的儿子嘉庆,这个祖传标准也没变:“前明亡于宦官,固不待言,然深信宦官之故,亦由于怠惰偷安,不亲朝政,使此辈乘机弄权。”帝王对君权不那么热衷,就是“怠惰偷安,不亲朝政”,就是昏君。而只要积极行使君权,不管是不是乱作为、行暴政,都是圣皇。




理解了清朝统治者们的上述逻辑和评价标准后,我们就完全可以理解《明史》对朱元璋的评价为何如此之高:




帝天授智勇,统一方夏,纬武经文,为汉、唐、宋诸君所未及……惩元政废弛,治尚严峻。而能礼致耆儒,考礼定乐,昭揭经义,尊崇正学,加恩胜国,澄清吏治,修人纪,崇凤都,正后宫名义,内治肃清,禁宦竖不得干政,五府六部官职相维,置卫屯田,兵食俱足。武定祸乱,文致太平,太祖实身兼之。




一大段赞语里,大部分内容都是称颂朱元璋加强君主专制的措施。今天我们看到“治尚严峻”四个字时也许心里会“咯噔”一下,但这确确实实是清朝统治者所能给出的最高评价:明太祖朱元璋,就是清朝皇帝们的模板和偶像。




欢迎关注文史宴


专业之中最通俗,通俗之中最专业


熟悉历史陌生化,陌生历史普及化


历史上对魏忠贤的评价,康熙评价魏忠贤

本文内容转载互联网,如发现本站有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联系站长,将立刻删除。

标签推荐

相关文章

网友评论